首页 > 工作研究
是谁动了“带薪休假”的“奶酪”
关于吉林省部分非公企业职工带薪休假落实情况的调查
来源:中工网——《劳动新闻》 日期:2016-05-12 浏览次数: 字号:[ ]

  《劳动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劳动者连续工作一年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五一”假日前夕,吉林省很多非公企业职工都想将小长假与“年休假”凑一起,来一次“深度休息”。而据记者了解,“带薪休假”对大多数职工来说只是“镜中花”、“水中月”,是谁动了“带薪休假”的“奶酪”?5月初,记者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度调查。

  就业难度:保住饭碗不容易

  孙艳做长春市同保堂大药房(化名)营业员已经五年。“工作以来,我从未享受过带薪休假。”孙艳的话语很简单,但背后却“另有隐情”。尽管单位制定了相关带薪休假制度,但近年来药房经营形势不佳、行业竞争压力非常大,人员流动也较大。她告诉记者,现在就业压力较大,找个较为稳定的工作不容易,“虽然也想休假,但休假会影响业绩考核,甚至会失业。”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像孙艳这样因“担心影响工作或职场晋升”而放弃带薪休假的非公企业职工占有一定比例。

  苏磊是长春一家IT企业的骨干,从业9年来她从未享受过带薪休假。原因只有一条——“作为业务骨干有晋升的空间,所以不能因休假轻易丢失了晋升的机会。”

  在记者相继采访吉林省多家涉及生产、商业、卫生、IT等行业的非公企业职工中,“收益不稳定,必须努力工作以保住岗位。”成为制约带薪休假难的根源瓶颈。

  劳动强度:工作繁重难休假

  张丹是长春“好客来”宾馆(化名)大堂经理,从业7年。近年来,她从未休过年假。

  由于行业竞争激烈,张丹所在的宾馆采取“绩效考核、一人多职”的办法,“我们的工作绩效考核很重要,工资的高低取决于绩效的多少,而且一人多职”。按如此说法,如果张丹正常带薪休假,她的工资将“大打折扣”。更为关键的是她“身兼数职,难以分身”,很难带薪休假。

  无独有偶。孙静同样在文化传播行业做业务员,她所在的公司也执行绩效考核,“每月绩效考核很紧张,如果休假则很难完成绩效任务……”孙静苦恼地说。

  采访中记者发现,在劳动密集型行业的非公企业中,工作繁忙、劳动强度大,成为非公企业职工放弃带薪休假的关键因素。由于这些企业多采取“一个萝卜一个坑”,甚至是“一职多岗”的岗位用人机制,即便有职工申请带薪休假,老板也会找出多种理由不准休假。

  漠视法律:一切由老板当家

  记者了解到,少数中小型非公企业漠视法律规定,对带薪休假制度拒不执行,从而导致其从业劳动者对带薪休假成为奢望。

  朱鹤是长春一家酒店厨师,从业4年从未享受过带薪休假。“酒店是老板的个人生意,一切由老板当家”。周静是长春远方大众洗浴(化名)的管理员,从业3年,未曾带薪休假。周静告诉记者,上班3年经理从未说过有带薪休假的事情。

  “出来打工还讲啥休假?”“个体单位也有带薪休假?”在众多说法中,透视了企业经营者对带薪休假制度的漠然。

  维权声音:带薪休假理所当然

  《职工带薪休假条例》规定,“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等单位的职工连续工作1年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单位应当保证职工享受年休假。职工在年休假期间享受与正常工作期间相同的工资收入。”《条例》为维护非公企业职工合法权益提供了法律保障。

  但要从根本上保障职工休假权益,还需要对法律的敬畏和落实。吉林省业内人士表示,职工的休息权是法律所赋予的基本权利,应该给予充分保障。想要真正保障非公企业职工带薪休假的权益,相关部门还要对用人单位进行检查和监管,将用人单位遵守带薪年休假规定问题实施重点监察,及时查处存在的违法问题,全力维护其休息休假权利。(栾伟强)

打印】 【关闭
 
您是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