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作研究
警惕“打员工屁股”背后的羞辱常态化
来源:宁波日报 日期:2016-06-22 浏览次数: 字号:[ ]

  19日晚,网友发布一段山西长治漳泽农商银行通过当众打员工屁股,进行业绩考核的视频。视频中,一名中年男子手持木板,当众打了8名员工的屁股,包括4名女性员工。银行工作人员说,这是企业内部培训的玩游戏环节,打人者不是公司领导层,是培训老师。

  无论是不是公司领导层,也不管是不是内部培训,当众打员工屁股,本质上就是人格羞辱。文明社会,即使对违法犯罪者,不得实施社会羞辱也是常识。甚至,在多大程度接受和容忍羞辱已成为一个国家和民族文明水准的天然尺度之一。

  当下的中国,各类羞辱事件虽时有发生,但公共舆论对社会羞辱事件的讨伐和反思也基本保持同步。无论是来自公共权力的羞辱,还是来自私权力的羞辱,都成为有识之士批判的对象。毫无疑问,有了社会批判的持续发力,才能生成公民的道义观,也才能阻遏社会羞辱的蔓延。

  正如许多学者所指出的,社会羞辱行为是后天习得行为,和诸多社会行为相比,有很大的社会遗传基因。比如,在一些公共机构中,某个执法人员羞辱公民,认为公民就是低他一等,这种心理就在于其特权意识;而在企业中,管理人员对普通员工抱有等级观,认为员工应是无意识服从的奴仆,必须绝对服从管理者的指令,哪怕是无理的,也是当下劳资博弈中劳动者处于弱势的现实写照;甚至在学校,某些教师羞辱学生,不把学生人格当回事,也是对教育权的滥用。

  糟糕的情况是,羞辱他人成为一种习惯,乃至被不少人认同并遵从。投射与认同,是人际关系中最重要的心理互动机制。当一个地位高的人去羞辱另一个人时,这个人接受羞辱而不反抗,这种投射性认同很容易把羞辱习惯传递到他人身上,甚至沿袭到下一代,最终造成羞辱的社会和代际传递。

  在《正派社会》一书中,作者马格利特指出,正派社会的第一原则不是做什么,而是不做什么,不是不做哪一些事,而是不做哪一种事。在我看来,羞辱他人,就是我们最不应该做的一件事。不羞辱社会成员,不羞辱比自己看似更弱小的他人,这就是我们社会要为之不断努力的。(毕舸)

打印】 【关闭
 
您是第 位访问者